庞伍门户网站>科技 >「eu8」国剧敢这么大胆,怎么会不出好剧!

「eu8」国剧敢这么大胆,怎么会不出好剧!

2020-01-11 18:40:44

「eu8」国剧敢这么大胆,怎么会不出好剧!

eu8,《白夜追凶》还没完结,又一部好剧炸出。

口碑紧随其后——

《无证之罪》

豆瓣8.5分, 跟《白夜追凶》一样,是犯罪剧。

题材够大胆,故事够黑暗,开局就是命案现场。

中国东北小城哈松,深夜,巷子中出现一具尸体。

受害人被捆绑在雪人旁,上面只留下一张纸条:

请来抓我!

没有目击证人,没有物证线索,唯一的指纹也没法对号入座。

因为警局的指纹库里,压根儿就没这号人物。

但同样的指纹,警方已经是第四次遇到,这也是第四具尸体。

一起连环杀人案。

更吊诡的是,现场只留下一个人的脚印。

经过初步判断,凶手是背后偷袭,将被害人拖行一段距离后狠下毒手。

那么另一个人的脚印去哪了?

偏偏脚印又是本案的唯一线索,警方没辙,陷入苦局。

这边凶手还没抓获,第二件命案又来了。

桥底下的面包车中,发现一具男尸,现场又留下了雪人的指纹。

脚印的难题又来了。但与之前不同,这里的脚印成千上百,跟大妈跳过一场广场舞似的。

人证?物证?线索?都是不存在的东西,警方束手无策。

这就是剧中轰动全城的——雪人连环杀人案。

两个案件,两点悬念,这是犯罪悬疑剧的传统路数,抛出无解命案,逼你智商上线。

双雄对峙是屡试不爽的经典模式——有犯罪手法高明的凶手,就会有破案手法高超的老手。

剧中,这位老手就是警察严良。

这个人不简单,有着三反特质。

第一,反正经。

万万没想到,男主角的第一个镜头居然发生在茅厕。

蹲着坑,抖着腿,玩着手游,像一个逃课的高中生。

放眼整个刑侦剧的历史,如此重的主角出场,能有几个?

第二,反正规。

从厕所出来,看见派出所收留了几个打架闹事的小混混。

打人的死不道歉,被打的要求血债血偿,场面十分尴尬。

严良说,那好,赔呗!直接一拳撸过去,又抄起板凳狠狠一砸。

打人的那位跟着头破血流。

你见过几个警察男主是这么调解的?

第三,反正确。

打完人不算,前脚刚刚给人递过一张纸巾,后脚就让人家擦地。

一地的鲜血,不擦怎么行?

严良又直接开启嘴炮模式,一口毒舌,呛得小混混们服服帖帖。

恰恰因为反正经、反正规、反正确,他才在体制内混得很惨。

小小一个派出所,他一呆就是整整八年。

妻子正闹离婚,继子像个混混,工作没有盼头。

人生很丧很丧,一副混不吝的模样,警察的身份里,尽是痞子的风骨。

但黑道上的人却管他叫阎王,可见道行之深。

天才是压不住的,他一出马,雪人案就有了破案的可能。

看这气场——来到现场,转悠一圈,目光停留在脚印上,猛地两眼放光。

简单几句推论,就道破了脚印的疑团。

深怕同事智商捉急,他干脆边说边做,高度还原了命案现场。

至于第二宗命案,他同样做出大胆合理的推断。

往命案现场撒钱,让大妈大叔去捡,凶手的脚印呢?没了!

总共约四万块的百元大钞,他的点评就一个字:值!

现场的脚印,不过雪人布防的迷魂阵,意在消灭本就不多的证据。

一个在小心翼翼的布局,一个在见招拆招的破局。

严良是很牛逼,但雪人似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。

本剧是典型的双线叙事,明处是严良一路追凶,暗处是雪人的神出鬼没。

如此交锋到第四集,出现了颇为神奇的格局。

凶手已经出现,正是严良多年前的同事,著名法医专家,骆闻。

尴尬的是,警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凶手。

犯罪手法第一集就曝光了,但人证、物证,一个都没有。

这就与本剧的剧名呼应起来——无、证、之、罪。

骆闻有罪,但是没有证据,怎么定罪?

(严良 vs 骆闻)

本剧总共12集,虽然不长,但仍有8集的剧情,看什么?

进行到这个份上,破案本身显然已不是本剧的焦点。

本剧改编自紫金陈的同名小说,此人笔锋冷冽,走的是社会派推理的路数。

相对于本格派解谜的丝丝入扣,社会派更注重细致入微的人性剖析。

命案背后的社会原因,社会当中的人性拷问,才是重点。

雪人连环杀人案,撕扯出的正是东北小城的社会怪相。

人心鬼蜮深不可测,天地良心反倒难以寻觅。

你很难相信,一个律师事务所的所长,居然能说出如此荒唐的话来。

为了金钱,他可以不假思索地藐视法律的尊严——

手下对他的评价也是简单粗暴:

给人办事,三分法律常识,四分坑蒙拐骗,四分人情世故。

哪怕女主角长得再标致,在这里也只能沦为别人家的小三。

哥哥早年为了保护她,摔断了半条腿,至今落下残疾。

为了帮助哥哥,朱慧如只好出卖色相,用别人的钱给哥哥开店。

活得那叫一个憋屈。

而像黄毛这样的小混混,凭着忽悠人的假把式,竟然也能活得潇洒自如。

更别提火哥这样的黑道大佬,处处放贷,呼风唤雨。

反观郭羽这样的小屁民,纵是有良心,也被周围人批的一无是处。

公平?正义?光明?做你的春秋大梦。

从片头走到片尾,一整集的背景色都深深笼罩在阴暗的氛围之中。

正如片尾台词所唱的那样,冰冷中透着刺骨的绝望——

这不正是罪恶最好的温床吗?

原著作者紫金陈被网友誉为中国的东野圭吾。

确实,本剧的情节设定,像《白夜行》,更像《嫌疑人x献身》。

小律师郭羽从学生时代就暗恋女主角朱慧如。

那一夜,混混黄毛正要实施强暴,是他挺身而出,与朱慧如一起,杀了他。

有法律却不管用,靠杀人来救人,身为律师,这不是天大的讽刺吗?

但朱慧如是雪穗吗?她不是,因为太天真。

郭羽是亮司吗?也不是,他的虐恋,又远远不及亮司。

本剧跟《白夜行》只是形似,跟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才是神似。

因为有他——骆闻。

骆闻心思缜密,不亚于石神,主动为他们出谋划策。

按照他的说法,破案必备三大要素:人证,物证,口供,缺一不可。

他是唯一的目击者,物证又被他设局毁灭,前两者已经不复存在。

如石神一般,他教两个年轻人背下口供,又成功避开警方的问询。

反侦查能力简直逆天,堪称无懈可击。

他为什么要帮这对年轻人?他又为何要杀人?是将死之人的愤懑?

这才是本剧最大的悬念。

但严良毕竟具有唐川学的破案本事,越是细节,越是能嗅出嫌疑的味道。

剧中有两场戏,不得不说。

人与人的正面交锋,冷不丁的一句闲话,就可能套出意想不到的案情。

跟两位嫌疑人喝茶聊天时,他突然拿出骆闻的相片,往桌上一撂。

有那么一瞬,郭羽眼神一怔,朱慧如喝水一呛,桌上糕点就再没动过。

前后不过三秒,严良看在眼中,只是微微一笑。

第二场戏是与骆闻正面对峙。

跟汤川学约见石神一般,看似有说有笑,其实旁敲侧击。

假装是在请教案情,实则刺探犯罪动机。

他们的饰演者秦昊和姚鲁,用不动声色的演技,释放出剑拔弩张的刺激。

相比原著,秦昊的角色其实有着极大的改动。

从江南水乡的大教授,到东北旮旯的刑警,风土人情,大不相同。

对此,秦昊是这么理解的:

演员的最大的幸福,最大的创作快感,就是你把小说中的角色,让人觉得是他又不是他,又觉得比小说里面的人物还要精彩。

当然,角色是一方面,剧的质感又是另一方面。

设置在东北雪域,画面苍凉粗粝。

两大男主,挑起双线叙事,勾勒出一座犯罪之城。

这种社会派推理,有个特点值得关注——

越是到大结局,背后的犯罪动机极有可能给人会心一击。

小说中,骆闻有句口头禅:任何理由的犯罪都是可耻的。

曾经他是法医,专注为民除害,怎么就堕落成杀人恶魔呢?

能把好人逼疯的,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环境?

谎言被更大的谎言遮蔽,罪恶被更深的罪恶掩盖,又有几个屁民可以洁身自好?

剧中的严良有个习惯:笑。

每集都在笑,猥琐、戏虐、冷漠、深沉,各种情绪都能在笑中get到。

关键是,办案时他还喜欢插科打诨,特别逗。

可转念一想,有点细思恐极,真的很逗吗?

同样是犯罪题材,《目击者之追凶》的片尾也有一个笑话。

它们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小明从小就喜欢搜集鬼故事。

有一天他来到一间专门卖鬼故事的书店,问老板哪一本鬼故事最可怕。

老板从背后拿出了一本,对小明说,买可以,但千万不要翻到最后一页,因为最后一页,最可怕……

小明说,我要买。老板说,一千块。

抱着书回到家的小明,还是经不住好奇心,直接翻到最后一页,上面写着——建议售价15块……

这个笑话在说什么?

鬼很可怕。

但比鬼更值得你害怕的,是人。

这,不是一个笑话……

沙巴体育投注官方网站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rtllp.com 庞伍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